您的位置:  首页 > 森林防火 > 以史为鉴

以史为鉴

2018-11-22 10:17 来源:管理员 发布人:superman 次阅读

 

    1987年发生在大兴安岭的特大森林火灾。因为发生在5月6日,所以后人们习惯称之为"五.六"特大森林火灾。
    1987年5月6日,在大兴安岭北麓漠河境内林区发生了异常震动中外的特大森林火灾。由5.8万多军、警、民经过28个昼夜的奋力扑救,于6月2日彻底扑灭。这场火灾的直接损失达5亿多元,人民的生命财产、国家的森林资源损失惨重。
    参加扑救这场特大森林火灾的,有中国人民解放军野战部队四个集团军。此外,边房守备部队、空降部队、舟桥部队、坦克部队、工兵部队、森警部队、消防部队和预备役民兵师等军兵种也参加灭火。当地职工群众也全力以赴参加灭火。
    使用武器装备有飞机、高射炮、坦克、炸药、灭火弹、冷却弹等,既有现代化科学武器,也有常规武器,还有一些迄今谁也叫不出名字的"原始武器"和"怪武器"。
    参加这场灭火的领导者、指挥者、既有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也有来自各方面的学者和专家。仅亲临火场第一线指挥的将军就有12名。根据当时统计,光战地投入医药达3205吨,各种车辆在扑火中耗油110010公斤,还在火场建立9个野战加油站。
    扑灭这场森林大火,从组织形式到灭火实施,始终是按照一种特殊的战争部署进行。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下,5.8万多名军、警、民组成扑火大局,在战地面积1.7万平方公里的大兴安岭北麓林区摆开战场,与大火激战历时22天,组织大战役4次,小战役数百次,局部战斗上千次。
    6月2日,这场令世人瞩目的特大森林火灾被彻底扑灭后,林区人民将5月6日这一天作为反思纪念日,牢记这一历史的教训,牢记在火与血的搏斗中涌现出的扑火英雄和他们的光荣事迹。       
    第一节 火灾起因
    1987年春季,大兴安岭遇到了超常的干旱。贝加尔湖暖脊东移,形成了一个燥热的大气环流,加之风多物燥,增大了林区的火险等级。
    5月6日,盲目流入漠河县的汪玉峰、王宝晶、傅邦兰、郭永武、李秀新等人因在清林中使用割灌机违反操作规程和野外吸烟,在西林吉林业局的河湾、古莲林场和阿木尔林业局的兴安、依西林场引起4起山火。同时,塔河县境内塔河林业局盘古林业公司也发生一场山火。这5起山火,经当地防火部门组织扑打,至7日清晨火场明火被扑灭,火情得到控制。    
    第二节 迅猛成灾
    5月7日上午,漠河县境内各火场扑火队员开始分段清理余火。至中午12时25分左右,漠河境内天气突变,刮起8级以上西北风,使河湾、古莲两处火场内死灰复燃。在古莲火场,龙卷风将火舌从地面卷上树稍,火头高达几十米、上百米,火势形成人力不可遏制之势,把扑火队伍逼回县城。下午6时40分,一个火头向东北方向飞越百米宽的大林河,引燃西林吉贮木场。引燃贮木场后,火头突然转向,从西林吉车站与铁路家属区上空,飞过大林河向县城扑去。晚上8时整,从正北、西南、西北3个方向扑来的火头同时汇集在漠河县城西林吉镇,镇内大树被大风连根拨起,1厘米粗的铜质高压线被大风扯断,板皮、棍棒和屋顶上的铁皮瓦一齐被卷入半空,顷刻间西林吉镇被大火吞没。晚上8时10分,大火烧到距离西林吉正东9公里的育英镇,10分左右,大火扫荡育英火场、汽车队、贮木场,育英镇陷入一片火海。大火急需向东燃烧,9时10分图强镇被大火吞噬。仅两个小时,图强林业局驻地图强内的32个基层单位荡燃无存。大火在向东推进时,沿嫩林铁路两侧已形成20公里宽的火线。晚11时30分,有两个火头从西、南两个方向飞进劲涛镇,仅1个小时,劲涛镇被烧成一片废墟。
    在5月7日夜,漠河县在火烧连营的同时,塔河县盘古山火,向东推进几个小时后,烧毁了塔河林业局的盘中、马林两个林场。
    在大火袭来的危难关头,许多共产党员、干部和群众,不忘自己的职责,冒着生命危险,舍弃自己的亲人和财产,奋不顾身去抢救国家财产和遇难的群众。
    大火烧到西林吉镇北油库,油库职工没有一人回家,在能源科领导张志奎、张庆田、张连法的带领下保住了油库,在与烈火博斗时,眼睁睁见到自家被烧而无一人离开现场。在大火威胁油库7个多小时中,硬是靠人力保住贮存1300多顿汽油、柴油的油库,使32个油罐安然无恙。
    漠河第二中学党支部书记李明久,在大火焚烧县城的夜晚,一夜没有离开学校。第二天寻找家人时,发现女儿已经烧死在逃生路上。
    图强林业局一名普通司机李泽福,在大火逼近他家门口时,他不顾安置刚从外地来到图强的爱人,冲过浓烟连续从烈火中抢出3台新汽车,为国家保住了30多万元的财产。
    阿木尔林业局一位蒙古族饲养员辛海清,在大火包围饲养场时用大斧砍断木栅栏,放出羊牛,当最后一头牛被放出后,他已被烧死在牛栏里。
    驻军81690部队和黑龙江省军区驻军某部二营的指战员,冒死3次闯入火海保住县城西山炸药库和中心加油站,在大火救出老人、妇女和儿童229人,引导疏散群众1200人,抢救烧伤群众37人,在驻军大院内安置无家可归的灾民数千人,漠河县人民称赞驻军81690部队是"卫民长城营"。
    火灾过后的景象惨不忍睹。在劲涛镇附近的一小树林内,卧着8具尸体,焦糊的胳膊和身躯,男女不辨,整具尸体不足半米。他们是在逃生的路上被卷入火头中丧生的。在一家仅1.5平方米的地窖里,交叉着18条被烧焦的腿骨。在一家四合院内,大火过后有16具被烧焦的尸体。在育英的一处山坡上一家3口人被烧死在冒烟的树林中,女主人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伸向躺在一旁的丈夫身上。
    在烧毁的城镇内,被烧毁的民房和公共建筑只剩烟囱和残墙断壁,各种机械烧变形,铁轨烧弯,废铁被烧化,凝成铁砣子,连开口木套的井,木套也被烧下2米多深。5月8日灾区笼罩在一片沉寂之中,大火却在迅速向四周蔓延。
    第三节 抢救伤员
    5月7日夜,大兴安岭地委、行署林管局下达紧急命令:"各医院火速腾出床位,通过各种渠道组织药品器械,立即运往灾区。"铁道部第十三工程局医院正在撤迁,药品器械全部装箱待运,接到命令后,立即拆包,接受救灾任务。地区医药公司紧急组织药品器械进货,先后调入8962件,计907个品种,保证了医疗抢救的需要。5月7日深夜,驻军加格达奇235医院接到命令,仅用47分钟,组成一支医疗队,奔赴灾区。与此同时,沈阳军区所属各部队的6个医院也接到军区命令: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速度奔赴大兴安岭火灾现场。
    5月9日,省卫生厅召集会议,命令驻哈40家医院,进入非常状态,做好抢救伤员准备。
    同时,地区医疗队8名医务工作者乘坐汽车,连夜赶到图强抢救伤员。同时,省医疗指挥部组织防疫队开进漠河灾区。为防止灾后发生大瘟疫,焚烧死牲畜尸体6300多具,消毒生活设施5.3万平方米,检查封存烧变质食品3600箱。
    5月10日,大批伤员陆续转送各地医院。由于交通不便,转送时间长,许多伤员的伤口发生感染,给治疗带来困难。住在大庆医院的是一批重伤员。在齐齐哈尔医院、加格达奇医院、解放军野外医院的医护人员为伤员端屎端尿、洗脸洗澡、喂水喂饭。5月7日到6月3日,黑龙江省、解放军和大兴安岭地区共派出医护人员177名、防疫人员43名。设立野战医院9个,即:古莲野战医院、西林吉野战医院、育英野战医院、图强野战医院、阿木尔野战医院、盘古野战医院、瓦拉干野战医院、绣峰野战医院、塔河野战医院。此外,还建后方医院3个,即:大庆后方医院、齐齐哈尔后方医院、加格达奇后方医院。共治疗灾民1.35万人次,治疗伤员226名。   
    第四节 紧急救灾
    大兴安岭山火,震动了全国,震惊了世界。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下令大兴安岭扑火救灾前线总指挥部:"不准冻死一人,也不准饿死一人。要让灾民有饭吃、有衣穿、有医疗、有学上。"国务院各部、委、办,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立即行动,组织医护人员奔赴灾区,组织食品、衣物和各种救灾物资,运往灾区。同时,全国各地开战了一场自发的募捐救灾活动。
  许多海外侨胞和国际友人,以及许多国家的政府、国际组织也纷纷伸出援助之手。他们拍来慰问电,捐赠款项和物资。党和政府的关怀和各方的援助,使灾民顺利地渡过了难关,并适时得到转移和安置。
    大火中,交通、通讯中断。群众一切生活用品化为灰烬,数万灾民面临着寒冷和饥饿的威胁。
    5月7日深夜11时40分,西林吉逃难的第一辆吉普车驶进内蒙古满归林业局,报告西林吉遭到大火洗劫的情况,满归林业局领导把漠河县被烧的消息通过齐齐哈尔市通知了大兴安岭地区,同时,组织人员携带电台和一汽车食品奔赴漠河、图强、阿木尔察看火情,救济灾民。这是第一个援助灾区的外省区的单位。
    大兴安岭地委、行署、林管局得知漠河县3个林业局受灾,于5月7日深夜召开紧急会议,部署救灾工作。
    哈尔滨铁路局接到铁道部救灾命令后,由局长华茂昆带领有关人员奔赴一塔河,把塔河车站所有的车辆集中,组成了由医疗、食品、水槽、硬座等28节车箱的特别列车,闯火海急驶灾区。
    9日上午,列车抵达图强。特别列车往返灾区55小时,为灾区送来大米50吨、水60吨、食品6000公斤。运入医疗队一个,运出灾民3000人。
    5月8日晨,中国民航局"米八一八四二"直崐升飞机载着黑龙江省医疗队及药品,在浓烟滚滚的漠河上空绕飞,寻找目标,下午15时,降落在西林吉镇上。接着一架架满载救灾物品的飞机飞抵灾区救援。
    第五节 疏散灾民
    灾情发生后,国务院做出向全国各地转移安置灾民的决定,各省、市、自治区人民政府民政部门建立了灾民的接待站,东北各县民政部门也建立了灾民接待站。
    转移灾民是一项艰巨复杂的工作。灾情刚发生,大兴安岭地委开始组织专门机构。当第一列灾民列车驶入加格达奇时,站台高悬着"加格达奇12万人民欢迎你"的横幅标语,灾民接待站的领导和工作人员24小时通宵达旦为灾民服务。
    从5月9日到大火熄灭,加格达奇共安置中转灾民39146人次。
    齐齐哈尔车站是灾民中转的最大车站,每天有数千灾民从这里疏散到祖国各地。车站在条件最好的母婴候车室设立灾民接待站。市长还亲自到接待站看望灾民。
    牡丹江林口林业局,为疏散来的灾民按户发放炊具费50元,烧柴2立方米,每人发给救济费150元,连灾民的临时住房的房租费也由林业局承担。
    5月7日到6月3日,铁路部门组织列车,往返转运灾民9万多人次。全国各级政府安置灾民2.5万人。在大火中和转移途中降生婴儿34名,无一人死亡。在全国各地,无论转送到哪里灾民都受到了热情的接待和妥善安置。灾民们深深感受到了祖国大家庭的温暖。
    第六节 国内募捐
    大兴安岭受灾的消息,传遍祖国各地。灾区牵动全国亿万人民的心。
    人们注视着大兴安岭,大兴安岭牵动着党中央和国务院领导人的心。5月13日和25日,李鹏、田纪云副总理先后飞抵灾区,慰问受灾群众。
    国家主席李先念拍电报慰问大兴安岭灾区人民。
    中共黑龙江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府和全国总工会、国务院各部、委、办相继拍来慰问电。
    北京的大、中、小学学生自发开展募捐活动。儿童们将自己储蓄盒中的硬币倒进募捐箱中。
    香港、深圳、北京等地的著名演员为募捐登台义演。
    上海、武汉、哈尔滨以及祖国各大城市和乡镇,到处都有为灾区募捐奔忙的人们。
    一张张汇往灾区的汇款单,一车车运往灾区的物资,一封封慰问信,从祖国四面八方运进灾区。
    个人向灾区捐款超万元的有3人。受灾期间,大兴安岭接到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捐献的人民币7659182元,粮票6209602斤,各种衣物1691814件,猪肉30吨,炊具8776件,全国总工会系统为大兴安岭灾区共捐款3222998元。灾后不久,武汉第二汽车制造厂广大职工义务献工,为灾区捐赠机械设备总价值100万元。哈尔滨市极乐寺僧人,每人为灾区捐款40元。
    陕西省三原县基督教徒给灾区寄款200元;
    一位正在服刑的少年犯把自己积攒3个月的零花钱寄往灾区,并寄来一封催人泪下的信。
    大兴安岭林区各家各户捐献被褥共5000床。
    大兴安岭地区共捐献人民币108万元、粮票92万元、衣物208件。
    上海同济大学一位大学生捐献自己一个月的助学金。
    大兴安岭林区有对刚结婚的夫妇捐献了新嫁装。
    有位年过八旬的老人捐献了准备办后事的钱和物。
    第七节 国际援助
    大兴安岭区受灾后,世界各地向灾区伸出了援崐助之手。
    大兴安岭燃烧的大火,也在烧着港懊同胞和国外侨胞的心。在受灾期间,新华社香港分社、人民日报香港办事处、文汇报社、大公报社的电话成了海外通向大兴安岭的热线。同胞们询问火情、灾情,也通过这些电话向大兴安岭灾区人民表示慰问。
    从5月12日到6月6日,香港中华总商会霍英东先生、香港华润公司和中国银行集团、招商集团以及香港居民共向大兴安岭灾区提供无私援助和捐献170万港币,表达了骨肉同胞之情。
    尽管台湾和大陆还没有实现通邮,但一封封充满兄弟情谊的信和电报,通过不同的渠道寄往大兴安岭灾区。
    台湾大学教授兼实验室管理处长姜家华先生,每天都注意收看电视转播的大兴安岭火灾卫星云图。他把大火作为研究的对象,写信告诉祖国他研究的灭火方法。
    灾难是人类共同的敌人,在大兴安岭蒙难的时刻,世界各地也伸出了援助之手,对灾区人民寄予极大的同情。
    联邦德国为灾区捐赠3000万马克。
    向灾区捐赠的世界国际组织和国家还有:日本、加拿大、英国、意大利、新西兰、澳大利亚、捷克斯洛伐克、法国、美国、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粮食组织、联合国救灾协调专员办事处、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世界卫生组织、欧洲共同体委员会。
    还有民主德国、联邦德国、美国、日本、瑞典、挪威、英国、芬兰、意大利、苏联、法国等国家的红十字会,一些驻华大使馆、外国企业驻京办事处、外国专家等都提供了物资和资金援助。
    一车车外援物资运到大兴安岭,一包包食品分到灾民手中。
    各国援助大兴安岭灾区情况:生产工具7995台(件),药品13630箱(合),食品584544件(箱),生活用品59362箱(件),现金援助702903.79美元。
    援助项目折合现金:4134408美元(以上为1987年统计数字,不包括援助在途物资)。    
    第八节 扑火始末
    一、指挥中枢
    5月8日,凌晨时,漠河县西林吉镇、图强镇、劲涛镇被烧后一个小时,大兴安岭地委、行署、林管局在地区防火指挥部召开紧急会议。会议决定:地区领导邱兴亚、张毅、张举、马福、刘世常、王宗孝立即赴火灾现场,指挥扑火救灾。李春贺、赵向东、张凤鸣、韩桂芝、高文祥在地区坐台指挥,做好灾民安置和中转疏散任务。
    5月9日上午8时30分,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李鹏在北京召开紧急会议,专题研究部署大兴安岭扑火救灾工作。李鹏副总理指示:千方百计保住塔河县城,千方百计保证火不突破呼玛河。
    当天,中央军委命令沈阳军区向塔河调集1.4万名解放军指战员参加灭火战斗。
    10时上午,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周文华、林业部副部长徐有芳带省、地领导奔赴塔河,成立了黑龙江省大兴安岭扑火救灾前线指挥部,由周文华、徐有芳担任总指挥。指挥部成员有:省委常委、省委农工部部长王玉生,省政府副秘书长全玉祥,大兴安岭地委书记李春贺,大兴安岭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林管局局长邱兴亚,行署副专员、林管局局长副张凤鸣。
    总指挥部下设3个现场指挥部。
    第一现场指挥部设在塔河,指挥由张毅担任。
    第二现场指挥部设在西林吉,指挥由马福、王宗孝、刘世常担任。
    第三现场指挥部设在韩家园,指挥由张举担任。
    同时成立南线指挥部,由赵向东、曲俊峰、张振华、韩桂芝组成,负责新林以南防火和灾民转移安置及后勤供应。5月20日下午,李鹏副总理乘飞机直飞灾区和火场前线,部署扑火救灾工作。在总指挥部半圆形的会议室里,李鹏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明确支出:当前的中心任务是迅速扑灭这场特大山火,要坚决打好这一仗。
    沈阳军区司令员刘精松当场发布命令:增调2万官兵开赴火场。
    5月23日,针对西部获取的大火向内蒙古原始林蔓延的紧急情况,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大兴安岭扑火前线指挥部,由黑龙江省委书记孙维本任总指挥,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石宝泉、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周文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俊卿、林业部副部长徐有芳、董智勇任副总指挥。同时设立漠河、呼中、满归、塔河4个分指挥部。
    在此之前,沈阳军区扑火前线指挥部,中央军委空军扑火前线指挥所也相继在塔河和加格达奇成立。
    国务院扑火前线总指挥部设在塔河县农机局。这个一向偏僻、安静的二层小楼,一时间成为全国注目的中心。这里灯火通宵达旦,电话铃声不断。大计在这里运筹,命令从这里下达,新闻在这里发布。
    5月26日,田纪云总理又在扑火战斗取得基本胜利的时刻到这间会议室,要求"各级党和政府一定要把灾民安置好,一定使这些人有吃的,有穿的,有住的。不能冻死一人,也不能饿死一人"。
    也是在这间会议室里,国家计委、国家经委、铁道部、民政部、邮电部、国家物资总局领导纷纷表示,要全力以赴支援灾区。
    黑龙江省委、省政府、林业部、沈阳军区和内蒙古自治区的领导白天在这里运筹帏幄,夜间深入到扑火现场亲自指挥,同数万扑火大军一样,在指挥部、在火场、在灾区度过了28个夜与昼。
    二、 组织灭火
    大火烧毁了西林吉、图强、阿木尔3个林业局址和塔河林业局的马林、盘中林场之后,迅速向四周蔓延,大片森林被大火吞噬,漠河县北三局各林场和塔河县城不断遭到威胁。
    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按照火场的实际需要,调集5.8万多名军、警、民组成的扑火大军,先后进入1.7万多平方公里的火场。扑火队员听从指挥,团结协作,克服气候恶劣、地形复杂、寒冷饥饿和烟熏火烤等重重困难,日夜在山里与烈火搏斗。
    在东线火区,保卫塔河取得决定性胜利之际,西线火场却在继续恶化。在送走李鹏副总理后,省委书记孙维本立即驱车赴西线火场,此时沿嫩江林铁路线两侧已变成一片焦土。孙维本为了详细察看灾情,命令沿途遇站停车。
    西线指挥部设在西林吉镇内的废墟上。孙维本来到指挥部,与某集团军马军长等正在沟通东、西火场情况时,前哨林场传来紧急情报。5月11日,孙维本乘飞机和吉普车在空中和地面察看西林吉周围的火场,看到许多火线正在迅速蔓延,其中:最长的一条火线长达22公里。
    西部火场在不断扩大,大火向北威协北部沿江村屯和林场,南部并迅速向内蒙古原始森林逼近。
    5月21日,国务院大兴安岭扑火领导小组在北京召开第三次会议,决定按照李鹏富总理的指示,把主力投入打防火隔离带上。为了阻止西线火场蔓延,决定增援西线火场扑火力量,并动员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19个林业局的扑火力量投入西线火场灭火。
    同时上午,孙维本与徐有芳到古莲林场等处察看地形,准备动手打隔离带,与西线大火进行决战。这是关系到西线火区能否把国家森林资源的损失减少到最小的限度的关键性决策。在20日讨论关于这一带的战略性的方案时,各个指挥部之间发生了分歧。作为对保护大兴安岭森林负有重大责任的扑火总指挥,孙维本不能不慎重考虑,他认为必须进行实地调查后,方可决定。他反复考虑大兴安岭地形和气象条件的复杂化,认定资100公里的防火线上,不可能有同一的方向,和有利的统一地形条件。
    最后,在统一意见的基础上,南线指挥部立即成立,指挥部设在图强镇,孙维本派省委副书记、副省长陈允林为南线副指挥。为了对扑火战争负责,他再次到火场实地调查。
    21日上午8时,国务院秘书长陈俊生从北京铁路专线打来电话,询问西部火场情况,并郑重向孙维本宣布:"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务院大兴安岭扑火前线总指挥部......""由孙维本担任总指挥,副总指挥沈阳军区副司令员石宝泉、黑龙江省委副书记周文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白俊卿、林业部副部长徐有芳、董智勇。"
    国务院在这关键时期做出重大决策。国务院大兴安岭扑火前线指挥部的成立,有助于统一思想,统一指挥,为开展西线火场最后战略决战,提供了组织保证。
    23日上午9时至11时30分,孙维本完成指挥部组建后,率前线总指挥部领导亲临西线火场,观察火情,做出"调整部署,明确防段,打防结合,速控西线"的战略决策。从塔河分指挥部抽调4000人增援西部火场。
    5月24日中午12时,在西线战区的额木尔河以东,樟岭以西,有6500名解放军指战员首先进入火场。同时,西部火区南线樟岭至绿林一线,阿木尔河以西至古莲林场以东76公里一线,"北极村"漠河至古莲林场一线,有2万多军、警、民分别在当日晚6时进入各自负责火区,在近200公里的火线上,汇聚3万多人的扑火大军开始围歼西线烈火的第三战役。此刻,正值北极村受到严重威胁,街道火情报告后,总指挥部急调奋战在老金沟矿的沈阳军区某部1000名解放军战士和另一个群众扑火队,火速开赴漠河村,抢在火头到来之前,经24小时的苦战,打出一条长10公里,宽30米的保卫"北极村"的防线。
    5月28日下午,一股大火逼近古莲林场,居民住房和贮木场危在旦夕,嫩江森林警察机降支队和松花江地区森警部队的指战员,迎着8级大风卷着的大火头,开足了风力灭火机。贮木场附近有3个20多吨汽油和柴油罐,战士们在省森警总队一名副参谋长的指导下,在烈火中展开了殊死的搏斗,终于保住了油罐,保住了古莲。
    在保卫村屯的战斗中,前哨林场党支部带领17名党员,近千名群众,在解放军和森林警察的紧密配合下,浴血奋战13个白夜,使全场1227名群众无一伤亡,价值1200万元的流动资产和国家资产无一损害。
    村屯危险解除后,扑火前线总指挥部,对西部火区实行"打防结合,以打为主"的方针,除抽调精兵强将,扑打强火透以外,决定加速强化西部防线,以防火势向呼中和满归蔓延。第一道防线,东起樟岭经西满公路97公里处,西至古莲河口打一条80公里的防火隔离带;第二道防线,沿盘古开始,沿盘碧公路南下到碧水,后沿卡马兰河和与并行的公路西去到西满公路40公里处,在西满公路北上至97公里处,打一条200公里的防火隔离带。
    接受第一道防火任务的漠河分指挥部,决定由图强、阿木尔组成2000人的队伍,在未开发地段打出一道12公里长,100米宽的生土隔离带。这是一支失去家园,甚至失去亲人的林业职工队伍,他们吃的是救济饭,穿的是救灾衣。他们最明白丧失森林资源对他们将意味着什么。
    22日下午,战役开始实施。在没有道路的原始森林里打防火隔离带,任务十分艰巨。枯枝倒木可以搬走,没有推土机,开生土带十分困难,扑火队员硬是用铁锹和手,扒去草皮,开出10公里长的生土带,受到总指挥部领导的表扬。
    经过数万扑火大军日夜奋战,狼烟四起的西部火灾受到了控制,生土隔离带有效地阻止火势的蔓延。
    西线火场是第一火点燃起成灾的地方,在东线火场取得灭火彻底胜利后,只剩下这片危害惨重,危及林区和人民群众生命生命财产安全的特大火头。这股特大火头,正在向西、向南蔓延,构成对满归呼中和碧水两片广大原始林区和自然保护区的威协。 扑火前线总指挥部,为了贯彻国务院领导的三条指示,确保大兴安岭林区最大的安全,开始进行最后决战的战略部署。
    5月24日,樟岭会议结束当晚,由东线调来号称铁军的某部集团军大胡子师长吴长富的部队,在现代化交通工具运载下,多头向西并进,开赴西线战区,当晚分头进入各自防线。
    5月25日,西线大决战即将开始,为保证大决战的彻底胜利,一举消灭残火,不留后患,扑火前线总指挥部做了全面的准备,决定动用现代战争的一切手段,来协助部队进行有效的出击灭火。
    首先,由卫星监测中心为总指挥部提供准确气象预报(5月6日和7日的大火,便是卫星监测中心依据气象卫星所提供的卫星云图发现的,即红外光谱扫描探索。5月8日下午4时30分就送到了国务院李鹏副总理的办公室)。黑龙江省气象局在哈尔滨、加格达奇、塔河3处设服务中心,报告了25日、26日、27日未来3天内大兴安岭林区北部上空将有微量的降水性云层。
    "抓住住这一有利天时,进行人工降雨。"总指挥部发出命令,要求空军和民航部门以及部队抓紧时机,立即做好准备。
    有两架装满人造干,降雨用化学原料的安-26型飞机,停在临时基地齐齐哈尔市南郊三家子的军用机场上,负责人工降雨的技术人员和飞行人员,时刻守在机旁待命出动。
    5月19日以前,已从湖北、河南、北京飞来的12架直升飞机,3架一组,正在从早到晚地把物资和前指人员运送西线火区集结。
    沈阳军区空军部队和某飞机学院的8架侦察机,已经开始飞往火区上空作空中侦察,向总指挥部报告火势发展状况。
    中国民航局派出飞机24架,分别从陕西临潼运来840台风力灭火机;又从全国各地空运来专业扑火人员3300人,被部署在指定防区内。
    中国民航局还指派沈阳、长春两局抽调13架飞机组成3个专业飞机大队,准备向大火洒化学灭火剂和投掷灭火弹,某部高炮旅严阵以待,数十门安装在列车上的高射炮,都已装上了人工降雨的炮弹。做好对空射击的准备,以配合飞机人工降雨。
    作为扑火的主力,森警部队配备了足够的风力灭火机。在长缨、劲涛、红旗等林场待命。
    中国人民解放军211、235、321各野战医院派来医疗队,分别配属在各个扑火部队,而且首先到达了指定位置。
    作为机动部队的坦克旅,在亲自架着战车的旅政委曹连玺的率领下,集结在河东林场,以备应付意外的攻坚战。
    吴长富师长的部队,担负拦截火头的主攻任务,已沿一条集材道边扎营,他站在山坡上用广播喇叭向全师官兵发布命令:"同志们,我们在东线保卫塔河的战役中取得了彻底的胜利,现在,在西线大决战中,一定要发扬我们的光荣,坚决夺取全胜。
    现在我命令:第一,部队严守纪律全部野外露营,沿路摆开,绝不许到附近的村子里找水喝,做饭吃,更不许去借宿。第二,不许向老乡们打听山里的火势火情,以免引起群众的恐慌。第三,部队一律不许生火做饭,吸烟的同志在这段时间里一律戒掉。"
    一切部署妥当,只待时机。
    漠河这片原始森林,第一次遭到这样毁灭性的大劫,也是第一次开进这么多人马在这里摆战场。历史上在这里曾发生过雅克萨战役,那是为抵抗沙俄侵略者的战争,当时大森林里各族勇士,加上清兵也只有万人左右。可如今光西线战场,就集结了5万多扑火大军,使用飞机、坦克、大炮,在这片古老的大森林里打一场扑灭山火的现代化立体型人民战争。
    5月25日,天亮后,火场上空出现灰黑色的尽管云层不厚,但具备了人工降雨的条件,西线数万军民,望着天空等待奇迹的出现。
    突然飞机来了,两架灰绿色安-26飞机,盘旋一会,钻进云层里。用望远镜看到飞机在云层里洒下降雨干冰。飞机走后,停在铁道上的车头,一声吼叫,顿时,安装在列车上的数十门高射炮开始对空射击。随着高能量炸弹在云里爆炸,即刻下起雨来。
    三声枪声,三颗红色信号弹在总指挥部驻地的山坡上飞起。通过电波,总指挥部发出全面出击的命令,数万名扑火战士,向大火扑去。西线火场最后灭火决战开始了。
    从5月25日早晨发起的西线大决战,历时3天3夜,于27日晚5时,扑火部队会合,大火终于扑灭。扑灭前线指挥部正式向北京告捷,向全国人民告捷。
    人民解放军、森林警察、人民群众5.8万多人参加的扑火战争自1987年5月6日始,先后历时28天,火场明火、余火、暗火全部熄灭,6月2日火场清理完毕。国务院直接领导的大兴安岭扑火战争取得了全面的胜利。这一消息,通过红色电波传向祖国各地和亿万人民而心中。
    国家主席李先念给前线总指挥步派来电报,慰问与火魔搏斗了20多个日夜的扑火大军。    
    国务院拍来慰问电。
    参加这次扑火的军、警、民工5.88万多人。其中:解放军官兵3.4万多人,森警、消防干净和专业扑火人员2100多人。预备役民兵、林业职工和群众2.27万多人。共扑灭火头4个,打出防火隔离带891公里。
    参加这次扑火的队伍多层次,多兵种,地空结合。在灭火中,综合利用了多种手段。空军、民航打破常规,超安全飞行1500多架次,空运2400多人,配合气象部门人工降雨作业18次,降雨面积2万平方公里。气象部门成立专门小组,监测大兴安岭森林火情,及时提供火区卫星资料和天气预报。铁路部门承担了扑火救灾的繁重运输任务,开出大量的专列,以最快的速度,把扑火大军送到火场前线。
    邮电、地矿、民政、公安、商业、医药等部门在各自的岗位上为扑灭这次大火做出了积极的贡献。在扑火大军撤离时,在塔河车站,欢送的人民群众成千上万,在西林吉、图强、劲涛车站,在灾区所有的车站,欢送的人群,流泪送别亲人,灾区人民亲切称他们是"最可爱的人"。
    扑灭大兴安岭这场特大森林火灾,在中国现代扑火史册上留下了的辉煌战例。   
    第九节 火灾损失
    "五.六"特大森林火灾给国家和人民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5亿多元。
    火场总面积为1.7万平方公里(包括境外部分)。境内森林受害面积101万公顷。其中,有林地受害面积占70%,大片树木被烧死的站41.2%。森林覆盖率由原来的76%降为61.5%,大量的幼中林被烧死,荒山秃岭到处可见。
    境内烧毁各种房舍达63.65万平方米,其中:居民住宅为40万平方米。烧毁贮木场5.5个,林场9个。烧毁国家存木材85.5万立方米,各种机械设备达2488台,粮食650万公斤。烧毁铁路专用线17公里,公路桥涵673座。受灾居民1万多户,灾民5万余人。大火中丧失211人,烧伤266人。在烧伤人员中,有的已成为终生残疾。
    一、林业企业损失情况(地区统计处提供)
    火灾中损失的固定资产投资额总计为16933.4万元,其中:全民投资额为16002.1万元、集体筹投资额931.3万元。
    火灾中损失的固定资产原值总计为16409.4万元,其中:全民为15485.4万元,集体为924.5万元.火灾中损失的各种房舍面积(包括林业企业各种投资完成的房屋面积)为532926平方米。其中:厂房20681平方米;仓库20835平方米;商业营业用房7326平方米;服务业用法房7507平方米;办公室19950平方米;住宅325873平方米;文化教育用房21097平方米;医疗用房2514平方米;其他用房107146平方米。
    火灾中损失的大铁专用线为11.62公里,通讯线路为716.9公里。
    火灾中损失的各种生产设备共计842台。其中:割灌机55台;油锯24台;集材50拖拉机99台,绞盘机158台;龙门吊车1台、汽车起重机2台;运材汽车89台,其中解放牌36台,东风140型41台,达拖机5台,其他7台;汽车拖车83台,其中15吨位的22台;电锯75台,大带锯8台,小带锯8台;通用汽车共计69台,其中:载重汽车28台,自卸汽车13台,特种汽车14台,客运汽车10台,其他4台;农用拖拉机11台,推土机20台;压路机1台;混凝土搅拌机7台。
    火灾中损失的金属切削机床和其它加工机床合计为125台。其中:车床47台,钻床17台;刨床13台,镗床2台,铣床10台,磨床5台,台钻17台,砂轮机及抛光机2台,锻压设备3台,其他9台。
    二、生产损失情况(地区计统处提供)
    火灾中损失的木材产量(指运抵贮木场已检尺入库的国家任务量木材)共计为403588立方米其中:原木为403476立方米;小规格材为112立方米。
    火灾中职工死亡61人,重伤168人。
    三、财产损失情况(地区财务处提供)
    据1987年财务决算统计,在"五.六"特大森林火灾中,流动资产损失8201.2万元。
    第十节 灾后反思
    举世瞩目的大兴安岭"五.六"特大森林火灾,给漠河人民造成一场巨大的灾难,对5月6日这个不寻常日子,人民将永远铭刻在心里。
    1988年5月6日,中共大兴安岭地委、行署、林管局决定将5月6日定为全区反思纪念日。地委、行署、林管局同时在加格达奇召开了全区"五.六"崐火灾反思有线广播大会。地委书记李春贺和地委副书记、行署专员张毅在大会上作了重要讲话。是时,漠河县、新林区和十八站林业局的领导作了大会发言。大会在全区各县、区、局设立了分会场,有一万余人收听大会实况。出席反思大会的地委、行署林管局和地委的领导还有周向民、赵向东、王永库、曲俊峰、张振华、张举、刘静一、朱玉桥、高文祥、韩桂芝、张振玉和张广权等。大会由地委副书记、林管局局长王汉忠主持。王汉忠在大会总结时,要求全区各县、区、局和广大职工群众,一定要吸取"五.六"火灾的深刻教训,消除隐患,堵塞漏洞,上下齐心努力,确保大兴安岭林区资源的安全。